金宝搏平台-188金宝搏官网官方注册

麻辣不再诱惑

Date:2019-12-03 09:42:42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餐饮品牌“麻辣诱惑”眼下的处境,大概就是“成也小龙虾,败也小龙虾”。


麻辣诱惑曾是餐饮界的一匹黑马,靠着小龙虾的网红特质,在市场上做得风生水起。高峰期时,麻辣诱惑仅旗下热辣生活的线上外卖销售额就超10亿元,拥有4000多名员工。良好的业绩让其获得了资本的青睐,连续拿下三轮共计3亿多元的融资,投资方有经纬中国、高榕资本等机构。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个一路狂奔的小龙虾界翘楚会突然翻车,旗下门店大多关停。目前,据供应商透露,有70多家供应商被麻辣诱惑拖欠货款,金额达六千多万元;欠薪员工数达300多名,有员工称8月公司就没发过工资。


12月2日,经过多天舆论发酵后,AI财经社在麻辣诱惑北京总部办公室见到了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的哥哥韩旭,这是该公司首次以相关责任人亲自现身的方式面对一众供应商,并公布了最新还款通知。不过,截至目前,韩东本人仍未公开回应此次风波。


一再变更的还款计划  


“店还开着,人也在,没什么情况。今天大家先回去,12月5日之前,肯定会给你们最新的还款计划。”12月2日下午一点,在北京第一商城的办公室里,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的哥哥韩旭现身,给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十多位供应商一个最新答复。


这是自“资金链断裂、供应商上门讨债”消息传出后,麻辣诱惑方面相关责任人首次露面。当AI财经社询问“为何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未出面时”,韩旭没有给出正面回应,只强调“北京还有8家店在运营、供应商渠道稳定”。


韩旭称,供应商只需要清楚地提供所欠款项的明细清单,并将延期支票上交换成欠款确认函,公司统一汇总后,会在12月5日之前给出明确还款计划。


“对于这个方案,我是不会同意的。”现场一位被欠款40多万元的麻辣诱惑包装供应商冯郡对AI财经社表示,此次风波还没大规模爆发前,麻辣诱惑公司就一直以支票支付的方式走账,到现在他手里已积攒十张还未兑付的支票。


之所以没有兑付成功,少部分是因为到期后发现取不出钱,剩余的大部分则是因为支票的兑付日期都是2021年,这等同于“空头支票”。现在,这些支票成为冯郡手里唯一直接有力的欠款证据。


AI财经社获得的一份《供应商还款计划》显示,麻辣诱惑此前承诺在2020年1月20日前参照欠款总额按比例偿还总计300万元的部分货款,剩余欠款部分自2020年3月起用一年时间偿还,偿还条件同样是“退还延期支票”。


不过,供应商对这份既没有盖章、也没有签名的还款计划并不放心。现场供应商原本期待着韩旭现身后,能拿到一张正式盖章的还款计划书。韩旭的说法意味着原来的还款计划彻底成了一张没有意义的白纸。面对现状,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只能回家接着等通知。


“其实,我们并不想媒体来报道。”一位自称被欠款约两百万元的麻辣诱惑供应商黄谙对AI财经社表示,大家怕舆论把这家公司搅黄了,公司彻底破产之后,他们就更难拿到货款了。


和黄谙有同样想法的供应商还有很多,这些供应商所欠金额较大,欠款周期大都在半年以上。“欠款的成了大爷”,为了追回所欠款项,供应商们和韩旭沟通时出乎意料的客气,谁都不想去得罪这个债主,小心谨慎地询问着还款周期、方式等细节,得到的均是韩旭回去等的回绝。


突如其来的异常  


供应商虽然每日都与麻辣诱惑打交道,但是发现它不正常却是突然之间的事。


11月15日,与往常一样,李新公司蔬菜配送车辆按时来到麻辣诱惑北京西直门店,之后再去中关村店配送。这条路线走了一年多,对于司机来说,驾轻就熟。但蹊跷的是,当天西直门店并没有工作人员接货,店门是紧闭的,中关村店也是如此。


赵林也在同一天发现了异常,原本11月15日可以兑的支票却被银行拒了,理由是“对方的账号已经封了”。他有点慌,因为手里还有一堆麻辣诱惑的延期支票,最长的是2020年6月。


李新为麻辣诱惑供应精品净菜,始于2018年11月,双方约定一月一结,但实际上从没有执行过。“顶多是结一半压一半。”今年五六月时,李新发现连结算一半都难以维持,对接的采购员告诉他,“正在谈融资,还没谈好,账先缓一缓,马上就能结清了。”赵林也发现,以前三个月到半年结算的账期,七八月时已经延长到8到10个月了。


2018年8月,因拖延账期严重,积压了将近60多万元的欠款,为麻辣诱惑供应餐具的赵林决定断供止损,不再为麻辣诱惑供货。没曾想,后来因对方的一句话又改变了。


2019年3月,赵林再次找到麻辣诱惑讨要货款,采购员提出,如果继续小批量供货,可以每次多打一些货款,把之前的欠款慢慢还清,他就动摇了。现在,赵林非常后悔再次供货的决定,“至少少赔20多万元啊。”现在,他手里等着结算的货款有100万元。


在麻辣诱惑供应商的群里,大概有七八十家供应商,拖欠的货款有六七千万元。冻货商家的欠款最多,最高的有800多万元,还有600多万元,大量欠款集中在100万元-200万元区间。


在零供关系中,供应商被压货款是见怪不怪的事,这让他们失去了敏感性。好几位供应商透露,麻辣诱惑2018年下半年就有所拖欠,2019年年后更为严重,随后发放了总共1000万元-2000万元左右的空头支票,11月前还能兑付,11月后因为账户冻结无法兑付。


一家食用油供应商的账期为60天,6月第一次回款时,麻辣诱惑就开始拖欠,供应商老板很生气,6月底选择停货。面对麻辣诱惑提出的分批偿还,他不抱希望,“也不想把他们搞黄,但已经失去信任了,就算他们活下来也不会再供货。”


赵林认为,麻辣诱惑做小龙虾,主题性太强,季节性明显,每年10月底之后进入休眠期,来年三四月再进入旺季,淡旺季供货差异悬殊,旺季每月也就供20多万元的货,但是淡季只有几万块。对于欠款,在他看来,在旺季的话,还清是没问题的,麻辣诱惑给个还款时间的说法就行,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找不到韩东。


陷入泥潭的员工  


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今年9月,在一次小龙虾大赛上,声称接下来举办新小龙虾大赛,获奖者将会得到1000克金条的奖励。


外界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麻辣诱惑已经在危险边缘了。那时,一名入职的麻辣诱惑新员工在社交平台吐槽,“大批新员工入职,后来突然间热辣生活门店全线关闭,我们这些新员工不知道是不是充当骗取投资人投资的牺牲品?现在融资没有成功,我们全部是流放状态,没有说明,没有解雇,没有工资,不明不白。”


若这位员工入职前稍微做下调查,估计不会做出入职的决定。今年4月,就有员工在社交平台上爆料,麻辣诱惑习惯性拖欠工资,一名员工因为没钱交房租在公司大群里问何时发工资,短短几分钟被同事疯狂点赞。这名员工还爆料,麻辣诱惑5月就开始优化人员,而且比例有点高。


一名麻辣诱惑员工在评论中称,“被拖欠三个月工资和各种报销,员工用现金购买期权,公司用社保减员和离职证明制约大家签合同,相当无底线。”另外一名自称“被拖欠了三个月工资”的员工爆料,在转发了麻辣诱惑关店的链接后,公司总监在10分钟之内联系他,要求删除链接,下午保证先打一个月工资,后又改口,“下个月才能给一个月的工资。”


在麻辣诱惑北京总部,AI财经社注意到这个面积100多平米的商住两用办公室内,除了入口处8-9个办公位还留有办公用品外,其他区域皆处于闲置状态。一位仍在现场办公的麻辣诱惑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目前公司已经拖欠其将近4个月的工资了,已发起劳动仲裁的员工数达到300多人。


内部管理问题,人员流动频繁,成为麻辣诱惑关店后火力攻击最猛烈的地方。尴尬的是,韩东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是人事。1995年,大学毕业后,韩东在首都机场人事处工作。只不过,其很快就投入到创业中,在创立麻辣诱惑之前,韩东尝试过运动用品连锁店、炸酱面餐馆,不过都无疾而终,并不算成功。


重模式下的危机  


麻辣诱惑是韩东第三次创业,刚开始只是一家主打“麻辣”的川菜品牌,在2011年的时候才推出小龙虾,一下子引爆市场。麻辣诱惑集团旗下有三个品牌,麻辣诱惑堂食、麻小外卖、热辣生活零售,覆盖吃小龙虾的各种场景。


其中,主打零售的热辣生活最受关注。2016年小龙虾迎来爆发式的增长,热辣生活靠着产品和供应链上的优势所向披靡,一年纯外卖销售4个亿,高峰期一天卖出20万只,半年平均复购率5.28次,占据北京小龙虾外卖市场70%的份额。


麻辣诱惑走到现在令人唏嘘,除了员工管理等原因外,还有哪些危机因素呢?


在堕落虾创始人李林渡看来, 麻辣诱惑走到这一步“更多是一家企业的原因,而非一个行业的原因“。他表示,业内很怀疑热辣生活在非洲建厂的做法。原因在于,小龙虾长途冷冻运输的成本很高,对工厂要求更高,在非洲建厂虽然原材料成本比中国低,但在固定资产投入、加工、长途运输、人员管理上的成本都很高,总成本不会低。而小龙虾并非大众商品和生活必需品,没有足够大的消费空间来支撑这种重成本模式。


2015年,在国内小龙虾养殖成本攀高的情况下,热辣生活到非洲建厂,相继投资5000万美元建设了3个养殖及生产基地。其官方宣传片透露,当地养殖面积1万亩,拥有正式员工2000人,解决了当地1万人就业。


有供应商也认为,麻辣诱惑出现资金链问题与小龙虾策略的失败有关,尤其是非洲建厂建整条供应链非常烧钱。“小龙虾就是个街头小吃,非高端产品,而且季节性很强,建供应链就更费钱了。”


此外,李林渡认为,麻辣诱惑有多轮融资, 可能为了满足资本方要求而盲目扩张,如果仍以大店模式扩张,一家门店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投入,会加大这种大店模式的危机。


天眼查显示,2017年3月,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同年8月,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4亿元B轮融资;2018年1月,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6亿元B+轮融资。


如今,资本也很无奈。一家投资机构特别强调,“我们没有投资麻辣诱惑,投的是韩东另一个项目热辣生活”,并表示大环境不好时,项目出问题也没办法。另一家机构也赞同这种说法,称风险投资都有风险,高收益高风险,项目走不下去也很正常。


此外,危机的另一个原因在于,麻辣诱惑是“大店+商场店”模式,而小龙虾是宵夜产品,不适合这种正餐场景的shopping mall空间,目前市场做得好的多是开在商业区的街边小店。尤其在大环境不好时,行业周期性明显,大店的抗风险能力很弱,成本更低的小型连锁店顶多少赚点,但不至于大片倒闭。


除了麻辣诱惑自身的原因外,大环境的变化也成为此次风波的另一重要原因。根据美团此前发布的《中国餐饮报告2018》显示,餐饮行业的闭店率高达70%,餐厅平均寿命只有508天。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门店选择、线上渠道的获客都变得愈发重要,而如果一旦盲目扩张、缺乏精细的管理,麻辣诱惑们只会跑得越快,死得也越快。


(文中采访对象除李林渡外,其余均为化名)



Baidu
sogou